• 公告

optiondatemeaning

外汇开户 Xm官方中文网 2021/8/27 6:43:20 167次浏览 0个评论
option date meaning


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五年, 危机 席卷委内瑞拉巴西和墨西哥;一九九七年, 泰国、印尼等许多 亚洲国家爆发了危机;一九九八年一九九一年,俄罗斯 违约债务引发 冲击,影响甚至 波及到遥远的巴西。


   美国 财政部定于 纽约时间周三上午8:30公布所谓的 季度再融资公告,届时财政部将透露有关长期债券拍卖 规模计划,以及发行策略的任何变化。


  大多数华尔街 交易商预测,财政部将连续第二个季度保持国库券和国债发行规模不变。


  在财政部大幅上调季度 借款额度的同时,为了筹措 资金,美国总统 拜登也在积极推进其加税计划。


  拜登 当地时间5月3日在弗吉尼亚州诺福克一所社区大学发表讲话,重申他将提高企业税和 高收入者税收以支付他早前提出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。


   美国银行 策略师认为,美国资金 市场 现金过剩的状况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消除,除非当局采取行动 扭转局势,否则短期 利率势将面临下行压力并一直持续到明年。


  他们预计对美联储 逆回购协议的 使用量将进一步上升。


  目前这项工具成了现金的理想栖身地,虽然利率为零,但总比让人付钱存放现金的负利率强。


  从回购协议到国库券,其它货币市场工具的利率因 流动性过剩而大幅下降甚至变成负值。


  这反过来推动了对美联储逆回购协议的需求,使用量在周二增至4330亿美元的纪录第三高水平。


  美国银行策略师MarkCabana和OliviaLima表示:“美国短期资金市场现金充斥,近期内缓和的空间有限,美联储释放的汹涌流动性会淹没短期利率。


  ” 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,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 预期自我强化、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。


  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 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。


    众所周知,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(NDF)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。


  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,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(DF),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,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。


  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,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,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。


  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。


   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。


  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,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,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。


  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,且交易没有限制,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,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,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。


  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%,有人预期是3%,那么,在1%至3%的预期差之间,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。


   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。


  在岸市场上,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,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。


  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,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,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,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。


    现在,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,聚焦主业,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“炒汇”行为,加强汇率风险管理。


  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,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,“风险中性”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,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。


  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,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。


  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,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。


  可见,“风险中性”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,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。


   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,2019年,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.60万亿美元。


  其中,美元日成交量5.82万亿,占88%;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,仅占4%,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。


  人民币日成交量中,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%,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/3稍强。


    于在岸市场,扩大交易主体,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,同时拓展实需内涵,放松交易限制,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“三管齐下”,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。


  2005年“7·21”汇改以后,我们就鼓励“两非”入市,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,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。


  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,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,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。


  到去年,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.1%,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%。


    此外,我国早在“7·21”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。


  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。


  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,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%,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%的水平。


  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,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。


  比如说,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,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,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,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。


  现在,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,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。


  
(0)个小伙伴在吐槽
{音乐代码}